抗战时期,日本企图以出资入股之名占有同仁堂,当时的经管人乐达义花大量钱财周旋,才保住了家业。

CNBC也注意到,巴菲特在今日的采访中再度重申,去年四季度小幅减持苹果是“手下基金经理Ted Weschler或Todd Combs其中一人作出,不是巴菲特主张卖出苹果”。小幅出售苹果理由是用出售款项做新的投资,因为两位投资经理人可供决策配置的钱存在上限,只能辗转腾挪。